1. 
      <rp id="p4iou"></rp>
    2. <rp id="p4iou"></rp>

    3. 從失散到團圓,中間隔了22年

      相認之后,親情靜靜等待重續……

      鐘瑋

      2021年03月24日08:25  來源:杭州日報
       
      原標題:相認之后,親情靜靜等待重續……

      “今天看到你,我就是死也瞑目了……我不求你喊我一聲媽,我也不配做你媽……是我害了你,20多年,沒有爸也沒有媽……”

      昨天(3月23日)下午,杭州蕭山區公安分局里,56歲的安徽籍女子周敏哭成了淚人。56歲,年紀不算大,但歲月在周敏身上留下了過多的印記——皮膚黝黑,眼瞼下垂,視力不好,頭上還有一塊地方發量稀疏……

      周敏身旁坐著的是她走失了22年的兒子。兒子走失時才10歲,而今卻已是兩個女孩的父親。相對于周敏的情緒激動,兒子很沉默,甚至有些膽怯。骨肉之情終能再續,可這開端卻略顯生分……

      這22年的故事,他甚至不愿多提一句

      楊中,這是周敏兒子如今的名字。楊中目前在蕭山打工,干的是回收廢品后再加工的活兒,一個月收入5000元左右?墒,他對于自己年齡的記憶是出生于1985年,今年36歲。

      膚色偏黑,頂著一頭有些凌亂的短發,上身穿著黑色棉衣,下面的一條牛仔褲不知是故意做舊的款式還是真的有些年頭,顏色已經發黃——這就是楊中昨天的打扮。中午時分,他低頭吃著盒飯,一聲不吭。不到10分鐘,盒飯吃完了,民警倒來的水,他一口都沒喝。不管是誰和他攀談,他都很少用語言回應,更多的是生分地笑笑。

      22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?楊中的只言片語,只能拼湊出一個大概:那年,父母在上海打工,他貪玩,和小朋友跑了出去,走遠之后就迷了路。除此之外,他只說家里還有個比他大3歲的哥哥。

      那這22年中又發生了什么?關于這個問題,楊中更不愿多提,只說和養父母是在安徽阜南經人介紹認識的,養父母如今都已年逾花甲,而他自己也有了兩個女兒,一個11歲,一個9歲!袄掀排艿袅!闭f到這里,他低下了頭——低頭,這似乎是他的習慣性動作。

      這些年,楊中有沒有想過要尋回親生父母呢?答案令人意外!皼]有!彼f,“沒地址,也不知道怎么找!

      即將與親生父母相見,楊中的內心是不是有一些激動呢?答案依舊令人意外!皼]有!闭f罷,他又低下頭,拿起手機,在幾款軟件間切換了一陣,然后鎖屏。

      莫非是親生父母當年對他不好?答案終于不再令人意外了,因為——還是“沒有”。

      光憑3句“沒有”,旁人很難想象,失去原生家庭的這22年,給楊中帶來了怎樣的影響。

      尋子22年無果,喜訊卻來得如此“意外”

      對于22年前的事,作為母親的周敏刻骨銘心。1999年,周敏和丈夫從安徽蚌埠前往上海謀生,一面種地,一面在閔行區某菜市場賣蔬菜,兒子就是在菜市場弄丟的。

      “那時候,我們為了做生意,都是起早貪黑的。孩子在市場里待久了,也就熟悉了,自己到處去玩!敝苊艋貞,那年春節前兩天,兒子和隔壁花店的小孩出去玩了,“到傍晚5點鐘,人家回來了,他沒有……”

      兒子走失后,周敏和丈夫向上海警方報了案,之后就到處去打聽、貼尋人海報。小生意人沒什么大錢可賺,夫妻倆節衣縮食,終于買了臺電腦,然后學會了上網。這件事讓整個菜市場都知道了這對夫妻——他們是這么多菜販里最早買電腦的,拼命省錢買電腦只是為了找回走失的兒子。

      兒子走失對周敏的打擊幾乎是致命的,她臥病了幾年,卻還是每天堅持上網尋子。然而,人海茫茫,網上的信息又難辨真偽,努力每每換來失望,可周敏始終堅信,自己總有一天能找到兒子。

      今年年初,機會來了,公安部決定組織開展“團圓”行動,全力偵破拐賣兒童積案,全力緝捕拐賣犯罪嫌疑人,全面查找失蹤被拐兒童,楊中成了這次行動中一個特殊的“幸運兒”。

      大約10年前,楊中因違法被蕭山警方行政處罰,因此留下了生物檢材,而他的信息與1999年上海一起兒童走失報案中的父母信息比對成功——這對父母就是周敏夫婦,楊中原名應為蔣中。

      信息對比成功是件好事,可與父母分隔22年之久的兒子還愿不愿意認親呢?為此,杭州、上海兩地警方在春節期間就多次與楊中及其目前的家屬聯系。蕭山警方得知楊中當時正在陪養父母及兩個女兒過年,便通過楊中的房東、老板等側面詢問他何時返杭。幾番溝通之后,楊中察覺到可能是自己身世的事情有眉目了。幾天前,楊中致電蕭山警方,表示自己已經回到蕭山,而養父母也同意他認親。

      兩地警方一個多月的努力,終于等來了期望的結果。

      沉默與傾訴,這場團圓讓人五味雜陳

      昨天凌晨3點多,周敏從彭埠出發趕往蕭山,她的丈夫和其他親屬則于昨天上午隨上海警方趕來與她會合。昨天下午1點半,一行人趕到蕭山區公安分局。

      周敏穿著一件呢大衣,神情中帶著喜悅。走在公安局大院里,她一直向身邊的人描述著兒子小時候的樣子,說著說著,她突然哽咽了,用手掩住了口鼻:“我就想,只要我還活著,肯定能找到的……”

      周敏出現時,楊中正坐在沙發上,他探著頭看向母親,有點膽怯。周敏這一路上累積的情緒,此刻已無法抑制,她快步走到兒子面前,一把抓住了兒子的肩膀,親屬們也走了上來,一家人號啕大哭……

      持續十幾分鐘的痛哭之后,尋子22年的艱辛苦楚,終于在周敏心里翻篇了。

      跟隨周敏夫婦前來認親的親屬中,有一位是楊中的姑父。楊中走失那年,姑父與姑姑剛剛認識,當姑父問楊中對他還有沒有印象時,楊中只是搖了搖頭。楊中的姑姑一直握著侄子的手,問他要不要回老家看看,楊中默不作聲——在姑姑印象里,侄子還是那個很活潑的小男孩!翱烨迕髁,回老家給奶奶上個墳吧,奶奶臨死前都在惦記你!弊詈,姑姑說了一句。

      突然,楊中開始抽泣,卻始終沒有說話,只是聽著親人們的話,點頭、搖頭……看著兒子,周敏流著淚喃喃自語:“你恨我也好,怨我也好,只要你能開口和我說句話……是我把你看丟了,是我不好,是我給你造成了這么多年的痛苦……”

      對著兒子傾訴了一陣,周敏終于平靜了一些!八麖男【推,皮膚白,人家都說他像小姑娘一樣!边@話是周敏說給旁人聽的,但說話時,她的眼睛一刻也沒離開兒子。隨后,她將手搭在兒子那條發黃的牛仔褲上:“我看得出來,這么多年,你過得不開心,很辛苦……”

      最近這幾年,周敏的大兒子接手了家里在上海的蔬菜生意,攤位就擺在離弟弟當年走失的地方不遠的一個菜市場里。周敏和丈夫回了蚌埠老家,幫大兒子帶孩子。他們希望小兒子能回自己身邊,但最終是回老家還是回養父母身邊,又或者留在蕭山生活,他們讓兒子自己決定,決不強求!八呀涢L大成人,也有了兒女,比我們22年來無數次預想的要好太多太多!敝苊粽f,這樣,她已經很知足了。

      (當事人均系化名)

      (責編:王蕭蕭、王麗瑋)

      原創推薦

      影音先锋aV天堂2019_思思99热久久精品在线6_一本道久在道最新2019_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